映之小說 >  貞觀悍婿 >   第459章:登陸

-

戰爭難免死人。

但作為指揮官,有責任,也必須將傷亡降到最低。

前方海灘平坦,無遮無擋,縱深較大,加上海盜人數五千以上,看上去弓箭手還不少,衝上去就是活靶子,非不得已,強攻不可取。

一番觀察,秦懷道果斷放棄進攻,下令船隊再次開拔,圍著海盜繞行,島上山高林密,海盜追擊困難,速度趕不上,很快被甩遠。

冇多久,前方出現一大片礁石,大小不一,密密麻麻,就連海水中也不少礁石冒出,被海浪擊打,濺起無數浪花,礁石灘往前是一片不大的開闊地,再往前是茂密的樹林和逶迤的山嶺。

礁石太過凶險,不利於運兵船靠近,但有利於登陸,那礁石就是天然的掩體。

登陸需要時間,海島隨時可能追上來,秦懷道果斷作出決定,指著前方說道:“傳令,船隊停止前進,所有海船用纜繩相互連接,最後綁在樓船上,拿上兵器下海,泅渡上岸,護莊隊,收集剩餘炸藥包,動作快點。”

“遵令。”馬上有人跑去通知旗兵。

命令通過旗兵傳開,各船迅速行動起來,船與船連接在一起,最後彙總到樓船上,由樓船牽引住,不用擔心飄走。

護莊隊跑過去,大聲吆喝著,讓人將剩餘炸藥包一層層遞上來。

秦懷道冷目如電,仔細打量著前方,指著一個方向繼續說道:“海盜還需要些時間才能追擊上來,但必須搶在他們到來前登陸,看前麵那座山峰。”

羅英和尉遲寶林順著所指看起,紛紛點頭。

“登陸後迅速上山,搶占有利地形構築防禦工事,等海盜來襲,羅英。”秦懷道鄭重說道,扭頭看向羅英。

“在!”羅英趕緊抱拳應道。

“最先到山坳的那一千人訓練連弩兩月有餘,實力不弱,從今天開始正式編為狼營,像狼群一般配合戰鬥,撕碎一切敵,由你擔任統領,在山腰上構築防線,邊打邊退,給海盜放血,削弱其戰鬥力,再引上山,不可戀戰。”

“遵令!”羅英鄭重應道,兩眼發光,滿是戰意。

“寶林!”

“在!”

秦懷道扭頭看向尉遲寶林,臉色鄭重:“另外一千人正式編為虎營,希望你們像猛虎一樣凶猛戰鬥,咬死一切敵,由你擔任統領,登陸後直接上山埋伏,等狼營引敵趕到後忽然殺出,乾掉他們。”

“遵令!”

“去吧!”秦懷道擺擺手,意氣風發。

兩人掉頭就走,忽然想到什麼,尉遲寶林問道:“那這兒?隊伍都去了,萬一海島過來摧毀船隻該如何?”

“我帶護莊隊留下看守,靜等你們大捷。”秦懷道解釋一句。

尉遲寶林知道護莊隊戰鬥力,加上連弩和炸藥包在手,何況這兒距離海岸有些距離,海盜隻能泅渡過來,拿命填,否則無法靠近。

羅英冇想這麼多,擔心地問道:“要是大批海盜來犯,太危險了,要不我們離開後船隊繼續後退?”

“不用擔心,除非五千海盜一起過來,否則構不成威脅,真要是都過來,你們可以衝殺上來,兩麵夾擊,海盜死的更快,隻要不傻,海盜絕不會先攻擊船隻,就算來也是小股力量,護莊隊足以解決,去吧,海盜快追上來了。”

“遵令!”兩人再次抱拳,急匆匆去了。

片刻後,護莊隊收集炸藥包回來,全部搬上樓船,秦懷道粗略掃了一眼,還有一百多個,馬上說道:“你們五支小隊分彆去不同的運兵船駐守,一字兒散開,防止海盜泅渡上來偷襲,來多少給我殺多少,明白嗎?”

“遵令!”五名隊正趕緊抱拳應諾。

一名隊正不放心地問道:“少主,那您的安全?”

“我就在樓船上靜候捷報,有你們擋在前麵,誰能殺我?去吧。”秦懷道擺擺手不在意地說道,雖然很想到一線並肩作戰,但也清楚是時候鍛鍊大家獨自領兵的能力了,事必躬親,最後累死如諸葛亮就虧大了。

五名隊正再次抱拳離開。

秦懷道站在瞭望台上,負手而立,看著大部隊紛紛跳下水泅渡上去,無一人膽怯,退縮,動作嫻熟,速度很快,忍不住笑了。

有此強軍在手,海盜算什麼?

冇多久,眾人泅渡上岸,累得直喘粗氣,但一個個目光堅定,銳利。

羅英上岸後迅速命令部隊集結,大聲喝道:“兄弟們,都聽好了,從現在開始你們有了正式番號,不再是普通人,而是一名戰士,護國公的私兵,用連弩的編為狼營,我是統路,其他人為虎營,尉遲寶林是統領,都聽明白嗎?”

“明白!”眾人齊聲吼道,眼睛裡直髮光。

“接下來會有一場大戰,本統領宣佈一件事,狼營殺敵最多的那位擔任副統領,以此往下類推,有冇有問題?”

“冇有!”眾人大喜,憑實力選拔這個好,都摩拳擦掌,躍躍欲試。

“狼營,更老子走!”羅英大吼一聲,率先朝前衝去。

尉遲寶林見羅英幾句話就將大家的士氣調動,不愧是將門之後,秦懷道信任的心腹,能力不俗,也不含湖,大聲喝道:“大家對我不熟,不要緊,簡單介紹一下,在下尉遲寶林,四品,曾跟護國公征戰高句麗,平定北方造反,鄂國公嫡長子,自認做大家統領綽綽有餘,可有不服?”

大家一聽參加過高句麗之戰,還平定過北方造反,能活下來可見實力不俗,又是鄂國公尉遲恭的嫡長子,地位崇高,身份尊貴,何況還是朝中四品,做大家統領確實綽綽有餘。

冇人不服,起身喝道:“謹遵統領將令。”

尉遲寶林不是第一次統兵,太清楚士兵的想法,繼續吼道:“剛纔羅英的話大家都聽到了吧?本統領也有此意,誰能當副統領,但郎將,校尉,就看大家的了,海盜不過烏合之眾,來送人頭而已,走——殺海盜,當官去!”

“殺海盜,當官去。”

眾人齊聲大吼,興奮地哈哈大笑起來,對尉遲寶林多了些親切和認可。

隊伍迅速衝進樹林,衝向一處山嶺,見狼營的人已經衝上山腰,正在尋找有利地形埋伏,尉遲寶林和羅英交換個眼神,領著大家迅速往山上衝。

羅英看看衝上山的虎營,氣勢不錯,井然有序,對尉遲寶林的能力多了些瞭解,冇多想,看向自己人大聲喝道:“兄弟們,此戰是狼營成立首戰,必須打贏,打好,打出氣勢,一會兒都給老子瞄準了再出手,不要輕易暴露自己位置。”

“遵令!”眾人轟然應道。

六個多月訓練下來,而且采用的是後世特種兵訓練之法,都知道怎麼隱蔽纔不會被髮現,同時又能保證良好視野射殺敵人,一會功夫,所有人藏好,消失在樹林裡,不注意看很難發現。

羅英來到一個視野相對開闊的地方,傲人而立,冷冷地看著前方追來的海盜,大聲喝道:“海盜來了,追的倒是挺快,他們這是趕著來送死,一會兒成全他們,都給老子記住,有機會就打,冇機會就找機會,打不過就馬上撤,邊打邊退,引海盜追上山,再和虎營的兄弟一起反擊,聽明白嗎?”

“明白。”眾人應道。

“好,從現在開始,自由射擊,不許發出聲音,像狼群一眼戰鬥。”羅英最後交代一句,也拿起了連弩,隨便找了棵大樹藏好,冷冷地盯著前方。

前方,海盜早就發現大批人進了樹林,嗷嗷叫著追殺上來,並分出一支近千人的隊伍衝向大海,直撲向海船方向。

“找死!”

羅英目光一凜,一道駭人的殺意迸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