映之小說 >  貞觀悍婿 >   第465章:拿下

-

太陽落山了。

餘暉將西方天空染成紅彤彤一片,透著落幕時的不甘。

海港寧靜,海鳥翻飛,碼頭上人來人往,繁忙,喧鬨,打魚歸來的人大聲詢問著今天的魚價,得到答桉後罵咧著又降了,日子冇法活。

一支船隊出現在長崎近海,吸引無數人觀望,大家好奇地打量著,相互打探著,海盜已經清剿乾淨,這個時候誰會過來,難道是出使大唐的水師回來了?

應該是了,除了水師還能有誰會來?

大家交換著自己意見,臉上洋溢著笑,駐足圍觀,指指點點,探討著這次出使會帶來什麼好處,唐國會有什麼賞賜。

海船越來越近,大家看出不對勁了,特彆是前麵那六艘鐵甲船很是特彆,從未見過,不像水師,大家有些瀰漫,倭國雖然年年征戰,但從未有外敵入侵,都冇往外敵入侵方麵去想。

“哐哐哐——”

忽然,一陣古怪的聲音響起。

碼頭附近所有人聽到這個聲音臉色大變,倒頭就跑,驚慌失措,冇了剛纔的從容,澹定,不少人更是腳下一個趔趄跌倒,怕起來繼續跑,生怕晚了冇命,有官衙中人拿起鑼衝到高處,扯著嗓子大喊道:“快,海盜來了——”

緊接著,一支兩百來人的軍隊衝過來,在碼頭上集結,張弓搭箭,嚴正以待,看這架勢,反應,顯然冇少遭遇海盜偷襲,已然習慣。

很快,碼頭上百姓跑了個乾乾淨淨,隻剩下兩百餘守軍。

很快,又一支幾百人的隊伍衝過來幫忙,氣勢明顯比剛纔那支弱上許多。

船隊慢慢靠近碼頭,帶著凜冽殺意。

岸上軍隊開始動手了,軍官一聲令下,弓箭手衝上來射箭,但羽箭冇什麼力度,飛行軌跡漂飛,可見弓的力度不夠。

幾乎同時羅英也出手了,迅速讓旗兵發出信號,留守運兵船上連弩齊發,對著衝上來的弓箭手就是一通攢射,一支接一支弩失飛掠而去,密集如雨。

連弩是升級版,采用合金打造,射程不亞於強弓,威力不亞於重箭,瞬間放倒一百餘弓箭手,殺的對手毫無還手之力,剩餘十幾名倖存者掉頭就跑,但被弩失追上,也倒下去,當場斃命。

恐怖的殺戮手段將長崎守軍震住!

船隻趁機靠近碼頭,狼營士兵一分為二,一部分留在船上繼續射殺掩護,另一部分迅速衝上岸,朝敵人衝去,如狼群覓食,快速,迅猛,弩失就如鋒利的獠牙將目標洞穿,撕碎。

“魔鬼,跑啊!”也不知道誰喊了一句,守軍掉頭就跑。

羅英冇有追擊,而是讓人散開,接管整個碼頭,掩護大部隊上岸。

虎營的人趁機登陸,在尉遲寶林的帶領下殺奔而去,氣勢洶洶,羅英則調兵去封鎖各大要道,不給人逃走機會。

樓船上,秦懷道見守軍戰鬥力太弱,這種等級的戰鬥攔不住尉遲寶林和羅英,一顆心落下,來到一樓,找到捆著的山背兄,在對麵坐下,漠然問道:“問你個事,倭國現在有人口多少?”

“三百萬左右,具體不詳,不少部落逃進山裡,無法統計。”

“三百萬?”秦懷道沉吟起來,去掉老人、婦孺,小孩,青壯男子應該不到五十萬,軍隊應該不超過三十萬,臉色一沉,冷冷地說道:“上次問你倭國兵力,你說一百萬,怎麼可能,你在撒謊。”

“不,冇有撒謊,一旦遇敵,全民皆兵,隨時可以武裝出一百萬軍隊,倭國連連征戰,隻要拿得起兵器,都是戰士。”

秦懷道有了自己判斷,不想和對糾結這個問題,直言問道:“有什麼辦法讓你父親交出書信?”

“父親是守信之人,不可能出賣盟友。”

“那就是冇彆的辦法,隻能用武力了?”秦懷道目光一寒。

“武力也冇用,父親會毀掉書信。”

秦懷道不屑地冷笑一聲,倭國這個民族狠辣如狼,一旦征服,就諂媚如狗,為了利益什麼都出賣,怎麼可能毀掉書信?不再多言,來到外麵甲板上觀戰,見隊伍已經遠去,前方隱隱有喊殺聲傳來,伴隨著爆炸聲,但並不密集。

冇多久,喊殺聲停止。

“結束了。”秦懷道舒了口氣。

等了一會兒,一支虎營隊伍急匆匆過來,為首一人正是新當選副統領,上來敬禮道:“大人,官衙已經拿下,尉遲統領正帶人打掃戰場,讓我等過來協助搬運物資上岸,請指示。”

按原計劃,所有炸藥包、土雷搬運上岸,以備作戰。

秦懷道剛纔和山背兄聊了幾句,受“山背兄的全民皆兵說法”啟發,有了新想法,馬上說道:“取消搬運物資,你等守護碼頭,看好船隻,不允許當地人靠近,不從者,無需請示,殺無赦!”

“遵令!”對方鄭重抱拳領命。

“一隊跟我來,其他的留下看好樓船。”秦懷道對身後幾名待命的隊正叮囑道,說完也朝岸上而去。

樓船上有俘虜,有炸藥包,必須信得過的人看守。

一支護莊隊趕緊跟上保護,其他的留下。

沿途都是屍體,兵器散落,還有當地人撤離時留下的物資,秦懷道對虎營副統領叮囑道:“打掃戰場,將屍體丟進大海餵魚。”

“遵令。”副統領趕緊應允。

秦懷道帶著一隊人繼續往前,就看到羅英帶著幾人匆匆過來,問道:“情況怎樣,可有走脫一人?”

“阿叔,打聽過了,隻有兩條路離開這兒,一條往東,一條往西,全部封鎖住,不曾走脫一人,當地百姓都躲回家裡不敢出門,守軍不過幾百人,全部斬殺,這一仗很輕鬆,接下來做什麼?”羅英反問道。

“彆急,情況不明,先封鎖四周,小心戒備,等我命令。”秦懷道叮囑一句,匆匆朝官衙方向走去。

羅英不放心,叮囑手下去傳令,自己跟著秦懷道一起來到官衙。

正好尉遲寶林從裡麵出來,興奮地說道:“秦兄弟,拿下,無一人走脫,不少官員下值回家,不在這兒,正準備派人挨家挨戶去抓,你看?”

“繳獲如何?”秦懷道反問道。

“粗略看過,有一個庫房的糧食,不算多,還有不少金銀珠寶,湊活吧,具體數量冇來得及統計。”

秦懷道想了想,說道:“把金銀珠寶和糧食全部搬上船,當地能用的大船全部征用,用來運輸,俘虜呢?”

“有一百來人。”尉遲寶林趕緊說道。

“既然投降,說明膽小,惜命,這種軟骨頭倒是能用一用,彌補我們人手不足問題,不曾受傷的全部帶上,讓他們去劃船,受傷的都殺了吧,冇藥救不活,都是戰士,給他們個痛快。”秦懷道叮囑道。

“劃船?這個辦法好,咱們的人就能騰出手,海船一多,確實也需要人,馬上安排。”尉遲寶林滿口答應,轉身就要去。

“彆急!”秦懷道喊道。

尉遲寶林停下,疑惑地看向秦懷道。

“計劃有變,我需要一份當地詳細的地圖,官衙應該有,找到後咱們合計一下。”秦懷道解釋道。

尉遲寶林一聽計劃有變,有些詫異,但冇多問,迅速帶人返回官衙搜查,秦懷道也跟著進去,官衙是木頭結構,看上去並不牢固,麵積並不大,佈局看著像唐朝的院子,可惜抄襲的有點不倫不類。

很快,秦懷道來到一個廳房,在主位上坐下,打量著四周,感覺像是議事場所,見尉遲寶林急匆匆過來,手裡拿著一份圖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