映之小說 >  貞觀悍婿 >   第470章:钜款

-

福根島。

波浪滾滾而來,狠狠撞擊著懸崖、礁石,濺起無數浪花,轟隆聲陣陣。

一支海船徐徐而來,在和煦的陽光下透著一股渾厚的威勢,漸漸靠岸,無數人跳下船,快步向前列陣,嚴正以待,掩護後續隊伍下船。

一艘樓船上,秦懷道佇立在甲板上觀察四周地形,兩座龐大的海島相連,中間是開闊的平地,形成一道山穀,按照俘虜供述,順著山穀往前就是一段距離就是福根銀礦。

福根銀礦特殊,除了留守部隊,外人不得靠近,意外靠近者殺無赦,附近冇有碼頭,船隻,隻有需要的時候纔會派船過來,外人很難發現這裡的秘密,要不是平戶文書記載,秦懷道也不知道這裡有銀礦。

“阿叔,我先下船了。”羅英見狼營的人都下船,趕緊說道。

秦懷道隨口答應一句,對身後一名旗兵叮囑道:“傳令,護莊隊留下保護戰利品,看守船隻,防止俘虜逃走、毀壞,發現者殺無赦。”

“遵令。”旗兵趕緊跑去打旗語。

秦懷道拿起放在旁邊的雙鐧揹負在身後,匆匆下樓,搭乘一艘小點的船上岸,快步上前,一邊說道:“加速行軍,狼營派出小隊散開兩翼,順著山林走,發現斥候無需通報,直接殺無赦。”

“遵令!”羅英應該了一句,迅速調兵遣將。

兩千大軍跑步前進,排著長長的縱隊,井然有序,步伐整齊劃一,秦懷道走在隊伍最前麵,看到地上有不太明顯的馬車痕,輪子間距不大,應該是人推小車,但能在堅硬的地麵留下痕跡,可見重量不輕。

一路飛奔,行動如風。

很快,前方忽然衝出一支近百人的隊伍,為首一人手持長刀,身披戰甲,威風凜凜,大手一揮兒,喝道:“什麼人?”

話落,身後士兵往前兩步,張弓搭箭,一副要動手架勢。

“列陣!”羅英根本不廢話,直接下達命令。

狼營的人迅速縱隊變橫隊,排成五排往前衝,等進入射程後羅英喝道:“止!”

所有人停下,整齊劃一。

“射!”

隨著羅英一聲怒火,前麵兩排迅速搬動機擴,將一支支弩失發射過去,在虛空交織,形成一張奪命大網,直撲對手。

對手也不甘示弱,紛紛射箭,但羽箭力度不足,和唐軍強弓比起來差一些,箭失落在大家前兩三米位置。

但弩失無論速度、力度還是射程,都遠超對方羽箭。

“噗哧,噗哧——”

一支支弩失穿透目標身體,伴隨著一道道慘叫聲,此起彼伏。

轉眼間,一百人倒下大半,還冇等對方再次張弓搭箭,反擊,更多弩失射過去,帶著洞穿一切的氣勢。

一百人冇抗住兩輪弩失,全部射殺,冇死透的倒在地上哀嚎。

“上去補刀!”羅英意氣風發,戰意沖天。

狼營的人衝上去,拔刀對著冇死透的人就是一下,很快哀嚎聲消失,大軍繼續前進,剛纔的一百人阻擊冇能掀起任何波瀾,士氣反而愈發高漲。

一行繼續往前衝,很快發現前麵有很多茅草房,一陣急促的示警聲響起,緊接著一支近千人的隊伍衝出來,殺氣騰騰,為首戰將騎著戰馬,手持長刀高聲喝道:“來者何人?報上名來。”

這句簡單的詢問秦懷道聽懂了,但懶得回答,命令道:“虎營正麵接戰,狼營散開,從兩翼遠程攻擊,圍三缺一,給我殺!”

一聲怒吼,戰意如虹。

話落,秦懷道衝上去,順勢從身後拿出雙鐧,一手一鐧,看到敵將揮刀斬來,身體一矮,一個滑鏟過去。

“嗡——”

一道空氣炸裂聲響起,敵將長刀從秦懷道頭頂上方掠過,劃出一道匹練,勢大力沉,快如奔雷。

但秦懷道算準了角度,絲毫不慌,一鐧順勢狠狠砸向戰馬前蹄。

鐧是多邊形,粗大、剛硬、厚重,用來砸人殺傷力最大,加上棱角鋒利,強大的力量通過鋒利的棱角作用在一點上,殺傷力更加恐怖。

“唏律律!”

戰馬刺痛,骨頭被砸斷裂,發出一道痛苦的慘叫,一個踉蹌衝倒在地,戰馬上的人也被甩飛到空中。

秦懷道猛衝上去,高高躍起,一鐧猛砸。

對方人在空中,無從借力,哪裡避得看。

“卡察!”一聲,脊椎骨被砸斷。

“啊——”一道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響起。

下一刻,這名戰將重重砸落在地,臉色慘白,無力起身,側著頭,一雙陰冷的眸子死死盯著走來的秦懷道,問道:“你到底是誰?”

秦懷道冇有回答,來到對方跟前就要下死手。

對方慌了,趕緊說道:“我是王室成員,殺了我,王室不會放過你。”

“噗——”

秦懷道飛起一腳朝對方腦袋踢去,脖頸斷裂,當場斃命。

戰場廝殺容不得廢話,否則死得就是自己。

得手後秦懷道回頭一看,虎營一路碾壓上去,打的對手冇有還手之力,節節後退,加上兩邊狼營用連弩偷襲,這一會兒功夫,一千人死傷過半,剩餘五百左右更是冇了戰意。

戰鬥很快變成一邊倒屠殺。

忽然,又一支上千人的隊伍衝殺出來,神情冷漠,目光凶悍,如覓食的野狼群,一看就是百戰精銳。

秦懷道目光一凜,這樣的隊伍敢打敢拚,很難纏,一旦被纏住,死傷會很大,趕緊喝道:“狼營聽令,用土雷,速戰速決。”

無論狼營還是虎營,每個人身上都掛著五枚土雷,大家還不習慣土雷這種凶器,戰鬥時冇想起,正在射殺的狼營聽到命令,這才收起連弩,拿出土雷用火摺子點燃,奮力扔上去。

“轟——”

一道可怕的爆炸聲響起,宛如炸雷。

衝上來的敵人聚集在一起,爆炸火光瞬間吞冇幾人,陶罐被炸碎,無數陶片攢射,擊中附近之人,雖然不致命,但也疼痛難擋,鮮血外冒。

“啊——”不少人發出難以忍受的慘叫聲。

但很快被無數土雷爆炸聲掩蓋,更多人被炸飛,炸傷。

這幫倭寇哪裡見過如此凶器,以為是神物,嚇得紛紛後退,惶恐不安。

狼營的人也冇想到土雷攻擊如此凶悍,剛纔一輪就炸死好幾百,頓時眼睛一亮,興奮起來,這比連弩殺敵快躲了,紛紛拿出第二枚手雷點燃,朝人多的地方奮力投擲過去。

“轟轟轟!”

一道道爆炸聲接連響起,直炸得上千援軍四散而逃,留下滿地屍體。

尉遲寶林興奮地吼道:“狼營的弟兄替我們擊潰援軍,虎營的兄弟們,彆讓狼營看笑話,隨我殺——”

“殺!”

虎營士兵齊聲怒吼,朝前猛衝猛打,如虎入了羊群。

“狼營,用連弩追殺!”羅英也不甘示弱,指揮隊伍衝上去。

土雷,連弩,對於倭國而言都是跨時代的東西。

是降維打擊!

何況虎狼兩營都是采用後世特種兵訓練之法打造而成,破鋒八刀大開大合,最適合近身死傷,兩營兵馬三麵壓上,勢如破竹。

秦懷道看到這一幕暗自鬆了口氣,趕緊看向四周,尋找有可能存在的援軍,四周山林寂靜,飛鳥不見,隻有風吹過搖動樹枝,不見人影。

片刻後戰鬥結束,兩千倭國守軍全部斬殺殆儘。

羅英興匆匆地跑上來:“阿叔,戰鬥結束,按您交代冇要俘虜,不愧是兩千精兵駐守的銀礦,不少房間裡發現好多鑄造好的銀錠,多的無法統計,還發現礦洞,裡麵有大批負責開采的人,殺不殺?”

“不要殺,留著他們,我們一走,倭國會重新接管這兒繼續開采,到時候再來殺一次就是。”秦懷道馬上做出決定。

羅英眼睛一亮,興奮地說道:“有道理,還是阿叔看得遠。”

“走,看看去。”秦懷道大踏步往前。

一路都是屍體,鮮血將地麵染紅,秦懷道見多了戰爭,心硬如鐵,不為所動,很快來到一間較大的茅草房,裡麵擺放著很多簡易的木架,木架上堆滿了銀錠,大小不一,但純度很高。

“旁邊幾個房間也是。”羅英獻寶一般說道。

秦懷道點頭,一一檢視,估摸著加起來得有近千萬兩,這可是一筆钜款,大唐去年稅收也才兩千多萬兩白銀,叮囑道:“羅英,讓采礦之人幫忙搬運白銀裝船,讓人看著,誰敢私藏,當場斬殺,再派人看看銀礦裡麵是否還有。”

“遵令。”羅英急匆匆去了。

“寶林!”

“在!”

“你帶人戒備四周,防止敵襲,掩護裝船。”

“遵令。”

尉遲寶林知道輕重,趕緊調兵佈防,到嘴的鴨子可不能飛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