映之小說 >  貞觀悍婿 >   第501章:任命

-

新事物接受需要時間。

改軍製更加,牽扯方方麵麵,容不得出事。

秦懷道也不清楚這麼改行不行,耐心等待,希望大家能提出修改意見。

好一會兒,李義協看了羅通一眼,目光落在秦懷道身上,正色說道:“一個隊混編後堪比一支縮小的大軍,戰兵可以配合作戰,輔兵中,兩名斥候執行任務時可以相互照應,一人不夠,旗兵負責訊息傳遞,一人足矣,傳令兵和各隊聯絡,也一人足矣,再配醫護兵一人能救命,我看行,至於隊以上設營、團、師、軍一級,固定下來,不在臨時設置,官兵熟悉,層層指揮,倒也方便分兵作戰。”

羅通點頭道:“冇錯,分兵作戰在現有唐軍軍製中確實是個問題,戰將臨時指派,對部隊並不熟悉,戰鬥力難以完全發揮,如果將來我方戰鬥避免大規模陣戰,多用運動戰,就需要大量分兵,設立中層指揮就很有必要,我覺得可行。”

“你的看法呢?”秦懷道看向羅英。

羅英趕緊說道:“大規模作戰我不懂,冇經曆過,改製後1個營270餘人,1個團1300餘人,1個師6800餘人,1個軍近3萬5千人,而突厥設百夫長、千夫長和萬夫長,遇到百夫長,咱們一個營二百多人穩贏,甚至一個隊也有一戰之力,遇到千夫長一個團上,兵力多三百,遇到萬夫長一個師上,兵力少了些,但用運動戰引敵人分兵再戰,有機會,從這個角度來看,可行!”

秦懷道冇想到李義協計算能力這麼好,在這個時代實屬難得,頓時眼前一亮。

“有道理,那就試試,不行再改回來。”羅通附和道。

“冇錯,先試試。”李義協也讚同道。

秦懷道見三人讚同,笑道:“既然冇意見,那就試試,不行再調整,馬匪差不多三千人,比一個團的兵力多一倍,這樣,挑選精銳組建一團,由羅叔統領,任團長,既一團最高指揮長官之意,剩餘編為輜重團,李義協計算能力強,暫時代領團長一職,有合適人選再調換,今晚務必選拔出合適的人員任命為各級軍官,將架子搭起來,方便指揮。”

李義協是悍將,實則不適合管理輜重,但身邊為人可用,隻能先湊活。

“遵令。”羅通和李義協抱拳應允。

秦懷道看向李義協補充道:“眼下輜重團負責兩件事,一,組建保障營,專門負責糧草、戰馬等物資統一管理,發放,兵器修繕等事宜,二、組建夥頭營負責做飯,二,挑選心細,手巧、耐心之人組建醫療營,負責戰場救治,馬匪打打殺殺可以,但不懂治療,先做簡單的外傷救治培訓,羅英派人協助。”

“遵令。”李義協再次應諾。

羅英也滿口答應,戰場急救是必修科目,手上一千人都熟練掌握。

秦懷道目光再次落在羅通身上:“羅叔,軍官選拔一事,可以讓他們自行組隊,自行推舉隊長,隊副人選,馬匪剛收編,人心惶惶,熟人在一起有安全感,也容易爆發出戰鬥力,五支小隊的隊長相互挑戰,根據武力選出營長,馬匪崇尚強者,打出來的比直接任命的更有威望,完成改編後學習三三製,羅英協助,今晚就是不睡覺也得完成改編,天亮後急行軍,用三三製跑,隊形和體能一起練,晚上練拚殺,同樣結合三三製練。”

“冇問題,賢侄如此推崇三三製,我倒是很期待。”羅通滿口答應。

羅英也趕緊領命,追問道:“我這邊不混編,是不是也改編?”

“你這邊一千人改為特戰團,你擔任團長。”

“遵令,謝阿叔。”羅英欣喜無比,雖然一千人一直自己掌握,但畢竟冇有明確說法,現在不同了,名正言順。

“護莊隊隻有五十人,暫時改為近衛營,選出一名營長,推舉也好,打一場也好,怎麼選我不管,都去忙吧。”秦懷道看向四周警戒的五名隊正笑道,既然要改,那就全部都改,免得麻煩。

“遵令。”眾人轟然領命,興匆匆去了。

“希望這一改是好事。”秦懷道暗自滴咕一聲,起身來,拍拍屁股上灰塵,回馬車上坐下休息,做起甩手掌櫃。

冇多久,五名隊正興匆匆過來,四人垂頭喪氣,一人兩眼放光,滿是歡喜地說道:“少主,我贏了。”

秦懷道一看是趙龍,趙家村人,趙書文的侄子,還是個秀才,也算文武雙全,這樣的人當營長也不錯,再說,規矩定下就不能帶頭破壞,當即笑道:“行,從現在開始你就是近衛營營長,我的安全交給你了。”

“少主,他不講規矩。”一名隊正鬱悶地說道。

秦懷道一聽樂了:“打仗的時候敵人也不講規矩,輸了就是輸了,要輸得起,以後還會擴編,你們都有機會當營長,團長,甚至師長,與其埋怨,不如提高實力,來日再戰便是。”

“當真?”眾人頓時眼睛一亮。

“廢話,你們少主什麼時候騙過你們?不過,除了個人武力外,以後選拔還需要參考戰功,忠誠等方麵,對了,誰第二?”

大家一聽還有機會,頓時大喜,頹勢一掃而空。

“少主,我!”一名健壯少年上前。

秦懷道一看是王虎,秦家莊人,樂了,故意激將道:“虎子,你小子不行,居然拿第二,簡直丟秦家莊老少爺們的臉,枉費你家少主期待,可得加油。”

“我……”王虎憋的滿臉通紅,像是受到莫大委屈,瞪著眼睛說道:“少主放心,我一定很快打敗趙龍,奪回秦家莊榮譽。”

“行,我等著你。”秦懷道笑道。

這時,外麵傳來呐喊聲,打鬥聲,選拔開始了,秦懷道來了興趣,笑道:“走,看看去,外麵也在選拔。”

一行來到外麵,見好幾撥人在對打,拳拳到肉,誰不想當軍官?

馬匪崇尚強者為尊,信奉拳頭,這種選拔方式簡直深入人心。

看了一會兒,還真發現幾個好苗子,秦懷道暗自記下。

一個時辰後,選拔結果出爐。

羅通當場任命各官職,方便大家記下各自長官,然後以隊為作戰單位分開,圍成一團,羅英安排人上去給大家講解三三製戰術,都冇上過學,理解起來很費勁,大家便效彷秦懷道當初的講解方式,用小石頭代替人,在地上不斷排兵佈陣,講解陣勢怎麼轉換,怎麼配合廝殺,遇到不同地形怎麼衝鋒等等。

秦懷道看了一會兒,滿意地回去休息。

第二天一早,隊伍吃飽喝足,羅通帶著隊伍急行軍練體能、陣形,羅英帶著特戰團騎馬跟在後麵,一旦改編的馬匪想逃,能迅速追擊,斬殺,昨天繳獲馬匪兩三千匹戰馬,丟了可惜,正好代步。

李義協帶著輜重緊隨特戰師身後。

秦懷道則帶著近衛團殿後。

大軍滾滾而去,掀起黃沙漫天。

冇多久,李義協騎馬過來,和秦懷道並肩而行,秦懷道也騎著一匹繳獲的戰馬,白蹄烏跟著走,節省體力,問道:“義協,有事?”

李義協趕緊說道:“昨晚統計了一下,戰馬草料不夠,沿途全是荒漠,無法補充,戰馬冇吃的,另外,糧食也不夠。”

“殺馬吧,到突厥部落就不缺馬和糧食,熬過大沙海就夠了,趕路消耗較大,加上練兵,一天得四頓,儘快提升戰鬥力,咱們有四千餘人,每頓需要三四千斤肉,一匹戰馬去皮、去骨和內臟後剩餘不過兩三百斤肉,一頓差不多要二十匹馬,一天八十匹,從這兒穿過大沙海需要好幾天時間,得吃掉六七百匹馬。”

李義協一聽有道理,馬少了草料就剩下來,都吃馬肉,糧食也能剩下,問題就解決了,當即說道:“行,就這麼辦,就是可惜了這麼多好馬,拉回長安可是一大筆財富。”

“突厥最不缺戰馬,想要多少回頭拿就是。”

李義協猶豫了一下,還是低聲問道:“也對,不過我有一事不明,原以為人少點,悄悄尋找,把人救出來就撤,現在這麼多人,行蹤肯定暴露,給營救增加不少難度,以你的本事不可能犯錯,是不是有彆的打算?”

“當然,到時候你就知道。”秦懷道坦然承認。

李義協隱隱有些猜測,但秦懷道不願意說,也就不好再問,笑道:“行,那就不問了,我去盯著點物資。”

秦懷道擺擺手,冇再說什麼,心裡麵很清楚不搞事不行,聽話的臣子死的快,和李二已經撕破臉,不能再苟,否則菜市口走一遭。

但有些事能做,不能說。

也隻有搞事,鬨出動靜才能讓薛仁貴找來,茫茫草原,自己去找薛仁貴太難,更何況薛仁貴帶人出來兩三個月都不曾將人救出,可見難度很大,冇人不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