映之小說 >  貞觀悍婿 >   第511章:滲透

-

五天後。

深夜時分,月色朦朧。

金顏部落以北,一處小山坡背後,羅英探出頭打量前方,清冷的雙眸閃爍著濃濃戰意,還有迫不及待,自從上次得羅通提醒後,羅英就恨不能早日動手,苦苦等了五天,將情況全部摸透,今晚再也忍不住。

又有幾顆腦袋探出來,其中一人低聲說道:“團長,子時已過,已經睡熟,時機成熟,動手吧。”

“阿叔說軍隊訓練完成後必須拿下前方金顏部落,但不是現在,裡麵有四千左右能戰之士,你們怕不怕?”羅英問道。

“怕什麼,不就是四千?”

“就是,一人幾個就分攤完了。”

“咱們可是特戰團,豈能丟少主的臉?”

大家紛紛說道,士氣高漲。

羅英見軍心可用,心中大定,低聲說道:“好,那咱們今晚就乾他一把大的,但不能硬打硬衝,得智取,儘量減少損失,兄弟們的命可金貴這呢。”

“怎麼打?”大家紛紛看過來。

羅英指著前方繼續說道:“這些天咱們偵查的清清楚楚,往前有幾處暗哨,部落內巡邏隊五百左右,分成十路,每路五十人左右,分佈在部落各個區域,彼此有些距離,無聲解決。”

一人提醒道:“團長,暗哨簡單,都知道在哪兒,摸上去輕鬆乾掉,保證不會發出任何聲響,但巡邏隊有十路,分佈不同位置,一動手就難免發生聲音,除非同時動手。”

“冇錯,就是同時動手。”

羅英殺氣騰騰地說道:“咱們兩個營,五百多人,正好十個隊,從不同路線滲透上去,不騎馬,每隊盯死一支巡邏隊,一人一個,無聲解決,得手後朝牙帳摸去,動作一定要快,遇到有人直接動手,避免暴露,隻要拿下牙帳,就有機會逼降金顏部落,大功一件。”

“明白!”

“要是不能逼降呢?”有人忍不住提醒道。

“不能逼降?”

羅英殺氣騰騰地說道:“殺光高層,再鬨個天翻地覆,殺到他們害怕,乞降為止,就算不成,憑咱們手上的刀,誰能留住?”

“冇錯,乾就完了!”眾人紛紛點頭。

“行動!”

羅英手往前一切,眾人迅速行動起來,

很快,十支隊伍朝前摸去,一個個身體壓的很低,手裡拿著陌刀,腰上挎著連弩,還插著備用弩匣,腳下健步如飛,如夜晚覓食的野狼。

都是後世特種兵方式訓練出來的高手,戰鬥力極強。

羅英一馬當先地衝在前麵,手腳並用,接著四周地形掩護,悄無聲息地摸到一處土坡側麵,土坡背後挖了個坑,裡麵藏著兩明暗哨,這些天偵查早已摸透,跳過去手起刀落,將兩名打盹的人斬殺。

“居然在打盹?”一名隊正上來,看著被斬殺的人不屑地滴咕一句。

“深更半夜,誰能想到我們會來?但也不能大意,繼續前進。”羅英叮囑一句,弓著身體繼續往前潛行。

一路上,大家又悄無聲息地摸掉兩撥暗哨,無一例外,都在打盹。

冇多久,大家來到部落外圍。

和乞買部一樣,金顏部外圍也有高高的柵欄,壕溝,這種設置既能防止騎兵衝鋒,又能防止野狼悄悄摸金部落吃人,一舉兩得。

大家輕鬆拆除柵欄摸進去,接著夜色掩護一路往前,來到氈房區域,很快,前方過來一支巡邏隊,羅英打了個散開潛伏的手語,眾人迅速隱匿,躲在暗處盯著過來的巡邏隊,目光微凝,將殺意壓下去,免得獵物受驚。

這支巡邏隊根本不知道有人摸進來,加上睏意上頭,巡邏的有些敷衍,好幾人打著哈欠,罵咧著什麼。

羅英等巡邏隊全部進入伏擊圈後,忽然衝上去,快如覓食的獵豹,陌刀橫掃,一刀斬飛兩顆腦袋。

巡邏隊的人大驚,本能地散開,拔刀。

這時,其他人一擁而上,一人一個,長長的陌刀斬出一道道白色亮光,宛如無聲閃電,將各自目標斬落在地,無一人倖免,逃脫,及示警。

羅英滿意的打出戰術手語。

眾人拖著屍體到暗影中藏好,繼續前進,一個個疾步如飛,卻無聲無息。

羅英一口氣衝了一段距離,忽然發現一頂氈房內有人出來,趕緊閃身隱藏,見對方並不是發現什麼,而是迷迷瞪瞪的走到旁邊方便,迅速撲上去,從背後鎖定對方腦袋,用力一擰。

“卡察!”

一道輕微的骨骼斷裂聲響起,羅英拖著屍體到黑暗處藏好,繼續潛行,其他人緊隨身後,散開了跑。

很快,大家摸到牙帳附近,看到潛行過來的其他隊伍,羅英心中一定,帶著小隊繼續前行,看到一頂帳篷外有三十來人,正圍著一堆篝火說話,火上烤著一隻羊,趕緊停下,打了個手語。

身後眾人紛紛拿出連弩瞄準前方,緩步上前,目光冷厲如刀。

“休休休!”

一通弩失飛掠而去,如無數條毒蛇同時攻擊。

“啊——”

一道道慘叫聲響起,打破夜色寧靜。

然而,羅英帶著眾人一擁而上,手起刀落,慘叫聲消失,地上多了幾十具屍體,濃濃的血腥味瀰漫開來。

“殺進去,儘量抓活口!”

暴露難免不了,但已經到牙帳,無所謂了,羅英低聲一聲,衝向一頂帳篷。

帳篷內燒著一堆篝火照明,一男子正在熟睡,赤著身體,身旁橫七豎八躺著不少女子,看上去都不像突厥人,反而像極了唐國人,也衣不蔽體,瘦骨嶙峋,羅英想到某種可能,頓時大怒,一把抓住熟睡的男人脖子,整個提起來。

呼吸困難,加速疼痛讓男子醒來,但脖子被抓,堅硬如鋼鉗,對方喊不出一句話,臉色漲的通紅。

“退出去。”

羅英喝道,提著男子大步朝門外走,進來的眾人不明所以,但迅速後退。

“噗通!”

男子被重重摔在地上,痛的慘叫一聲,旋即張大嘴拚命呼吸。

“綁了。”羅英冷冷地說道。

馬上有人衝向剛纔斬殺的屍體,找到一根腰帶過來,將男子雙手反綁在後,羅英腦海中閃過剛纔看到的一幕,殺意更濃,掃了眼四周,牙帳附近帳篷都有兄弟進去檢視,抓出一個個俘虜,喝道:“把人帶過來,集中看管,準備戰鬥。”

眾人帶著俘虜過來,全部綁好,至於身上有冇有衣服,冇人管。

大家迅速列陣,虎視眈眈地盯著四周。

有不少人聽到聲響趕來,好奇地張望,搞不清發生什麼。

羅英知道能不能拿下金顏部落就看接下來的發展,喝道:“刀架俘虜脖子上,其他人警戒,靠近十米者射殺。”

“遵令!”眾人轟然應諾,放下陌刀,端起連弩。

人不狠,站不穩,非常時期必須鐵血手段。

羅英回到之前的帳篷門口,大聲喊道:“裡麵小娘子可是唐人?”

裡麵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響,顯然已經醒來,有一個虛弱的聲音反問:“外麵可是唐軍殺來了?”

用的正是唐國語言,帶著點隴右道口音,羅英見猜測屬實,心中殺意更濃,區區突厥蠻夷居然讓好幾個大唐女子陪侍,簡直是男人一生的恥辱,喝道:“不是唐軍,但是唐國大好男兒,不用怕,出來吧。”

等了一會兒,女子們衣衫不整的出來,膽怯地看著羅英,見羅英一臉英氣,不像突厥人,心中稍等。

這時有大批突厥人殺來,嗷嗷大叫,氣勢十足。

“射!”

一人怒吼,無數弩失飛掠而去,將人撲殺在地。

“啊——”

慘叫聲接連響起,無數人倒下哀嚎,嚇得其他人紛紛後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