映之小說 >  貞觀悍婿 >   第522章:拿下

-

兵法有雲:出其不意,攻其無備。

一千五百餘人悄無聲息地滲透進入部落,見人就殺,隻一會兒功夫,每人幾乎乾掉兩人,就有兩千餘人被殺,一通衝殺硬打又乾掉近千人,赤先部哪裡扛得住如此獵殺,瞬間崩潰,紛紛後逃。

部隊一擁而上,大喊道:“投降不殺!”

聲音響亮,高亢,帶著大勝的振奮,喜悅。

話是出發前通譯教的,就這麼一句,再多都不會。

房遺愛帶著人衝到牙帳,將迎上來試圖阻擋的百餘精銳斬殺,直殺的渾身是血,大呼過癮,大喝一聲,讓隊伍將牙帳團團圍住,自己來到正中那頂最大的氈房前,用馬槊將門簾挑開。

裡麵走出來一中年男子,衣衫不整,身體肥胖,眼睛眯成一條縫,閃爍著陰冷的光芒,盯著房遺愛喝問道:“你們是什麼人?為何攻擊我赤先部。”

對方用的是突厥語,房遺愛聽不懂,反問道:“你是誰?”

對方倒是能聽懂一些唐語,但無法交流,嘰裡咕嚕又說了一通什麼,房遺愛不耐煩地喊道:“讓通譯過來。”

冇多久,一名通譯急匆匆上前,和對方交流幾句後對房遺愛說道:“他是赤先部落頭領,旁邊氈房住著的是部落薩滿,還有部落長老和主事。”

“率部投降,或者全部斬殺,讓他選一個。”房遺愛殺氣騰騰地說道。

通譯趕緊翻譯,和對方交流幾句,對方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,糾結,憤怒,不甘,看向四周還在被斬殺的族人,歎息一聲,說了幾句什麼,通譯趕緊看向房遺愛:“大人,對方願意投降,但請求馬上停止殺戮。”

“不行,讓他下命令,隻要放下刀,原地蹲下,抱頭者,不殺,持刀者統統殺光。”房遺愛堅持道,當年攻打高句麗學到的經驗。

通譯趕緊翻譯,赤先部落頭領焦急地大喊著什麼。

很快,赤先部落的人紛紛丟刀抱頭,原地蹲下。

這是事先約定好的信號,大家放過投降之人繼續往前衝殺,其他反抗之人見投降不死,頭領都投降了,也紛紛放棄抵抗,效彷蹲下。

能活著,冇人願意死!

赤先部落頭看到族人投降可活,暗自鬆了口氣,看向房遺愛嘰裡咕嚕說了一通,通譯趕緊翻譯:“大人,這人問你們是什麼人?為何偷襲?”

“告訴他也無妨,唐人。”房遺愛驕傲地挺起胸膛。

通譯和對方交流幾句,再次說道:“大人,對方問你們到底想乾什麼?”

房遺愛冇有答話,朝走來的秦懷道迎上去,興奮地說道:“兄弟,幸不辱命!”

“差點壞事,再有以後,你就跟在我身邊,彆獨立領軍了。”秦懷道趁機敲打一番,免得這傢夥飄。

房遺愛最大的願望就是獨立領軍,揚名立萬,簡單,純粹,一聽這懲罰頓時臉色一苦,趕緊記下。

秦懷道上前,看著赤先部頭領說道:“無條件投降,部落一切上交,人員成為奴隸,男丁充軍,女子後勤,老人小孩也得乾活換取食物,以功勞換取自由,一旦獲得自由,和我身邊將士同等待遇,可拿軍餉,每月五貫,死後有高額撫卹,家人永不納稅賦,孩子免費入學。”

想讓人歸心,就得給人希望。

通譯趕緊原話翻譯。

赤先部頭領原以為世世代代為奴,畢竟這種事在突厥人中也很常見,做好了心理準備,冇想到還能以功勞換取自由,一旦獲得自由,還能高額待遇,孩子還能入學,入學對於突厥人而言更是奢侈中的奢侈,想都不敢想。

想到種種好處,赤先頭領呼吸都急促起來,急忙詢問幾句。

通譯趕緊翻譯:“大人,這人問說的是否屬實?什麼功勞才能換取自由?”

“當然屬實,一個俘虜而已,用得著欺騙?至於軍功,比如斬首無人可獲得自由,還有其他立功方式,到時候會有人跟他們詳細說明,原話翻譯。”秦懷道語言堅定,擲地有聲。

無規矩不成方圓!

想用這些人,除了給希望,還得給規矩,讓大家有跡可循,心中有底。

通譯趕緊原話翻譯,一字不漏。

赤先部頭領頓時臉色好看許多,和其他氈房出來的部落高層說著什麼,秦懷道觀察片刻,見氣氛還算不錯,冇有誰再跳,心中稍等,對走來的李德謇說道:“回頭你研究一下軍功細則,以唐軍軍功製度為基礎,增加一些其他,然後頒佈下去,讓降兵知曉,穩住軍心。”

“明白,有什麼具體要求嗎?”李德謇反問。

“殺敵五人可贖身,恢複自由後享受同等待遇,軍餉每月五貫,死撫卹一百貫,重傷五十貫,輕傷二十貫,微傷一貫,子女將來免費入學,一人入伍,全家免稅賦,另外再拿出立功封賞細則,還有晉升細則,所有軍官晉升考慮兩點,軍功,忠誠,民選,忠誠度先有參謀部評定,民選的意思是,比如委任營長,需要全營三分之二人同意,三點評估,得分最高者勝任,不得上官直接委任。”

李德謇聽到這兒眼睛一亮,要知道唐軍將領不是朝廷大員察舉推薦,就是李二直接點將任命,真正依照軍功累計升遷者少之又少。

如果堵死上官推薦和委任這兩天路,全憑實力,軍功,絕對能點燃每一個人心中的野心,積極性大增。

畢竟,誰不想當將軍?

這一刻,李德謇看到一支強軍即將誕生,而自己不僅是參與者,推動者,更是實施者,史上會留下種種一筆,鄭重抱拳道:“遵令,三天之內一定拿出詳細條陳,此舉意義重大,必將改寫軍隊。”

論功行賞在句話在後世習以為常,在這個時代也人人掛在嘴上,但也就是掛在嘴上,有關規定也隻寫在紙上,束之高閣,真正執行的冇幾個,不打壓就不錯了,無他,利益耳!

秦懷道早就發現這個問題,但以前帶的是朝廷禁軍,冇辦法,現在不同,自己軍隊當然要用心,趁著剛起步將規矩定下,免得以後麻煩,還能穩住軍心,刺激軍卒士氣,奮力殺敵。

部落已經拿下,戰鬥結束,到處都是哀嚎聲,哭喊聲。

剛纔一戰,赤先部死傷不少。

秦懷道環視一圈,喝道:“傳令,將女人救治傷員,男丁集中看押,收攏物資,統計戰果,讓羅章帶人騎馬巡邏四周,防止其他部落窺探,並追查是否有漏網之魚,確保訊息不泄露。”

李德謇趕緊答應一聲,對身邊侍衛叮囑幾句。

秦懷道來到牙帳,看到兩名女子正坐在羊毛毯上,驚慌失措,用一件粗布衣服遮擋胸口,露出大片雪白,看模樣是唐人,猛然想到什麼,秦懷道後退出去,放下簾子,一邊說道:“兩位小娘子不要慌,我們是唐人,來救你們。”

“裡麵有人?”李德謇驚訝地過來。

“傳令,將被擄來的人全部找來,想走的發點路費,給匹馬,願意留下的按規矩安排,男子從軍,女子去輜重營,醫療營,女軍營,隨便選,想做其他的也行,自己說,絕不能再虧大家。”

“放心吧,我會處理好。”李德謇鄭重應道。

很快,裡麵女子穿好衣服,秦懷道掀開簾子進去,兩女子萬福,由衷道謝,其中一人說道:“剛纔大人在外麵說的話草民聽到,真能從軍?”

“你想殺敵?”秦懷道反問。

“可草民無殺敵之力。”對方一臉苦澀。

“無妨,隻要你想,就去女軍營吧,想你這樣的還有不少,主要練弓箭,遠程射殺,不用近身格鬥,力量小點問題不大。”

對方大喜,再次一禮:“多謝大人成全,草民本事官宦之女,一家八口全遭突厥人毒手,凶手正是外麵那赤先頭領,此仇不共戴天,可惜此人狡詐,謹慎,一直冇機會,草民一定要親手殺了他,大人有什麼條件儘管說,做牛做馬,為奴為婢,在所不惜。”

“無需如此,凡是去過大唐打草穀,手上有大唐百姓血的人都必須死,這是底線,接受投降,並不是無條件,無底線,唐人不可辱!去殺了他吧。”秦懷道心中動容,鄭重說道。

“多謝大人,草民代全家給您磕頭。”女子大喜,噗通一聲跪下,淚流滿麵,但原本麻木,絕望的眼神這一刻熠熠發光,放佛看到大仇得報。

李德謇就在門口,原本想勸慰幾句,畢竟剛拿下赤先部,局勢不穩,而且去過大唐打草穀的人恐怕不少,殺光了兵源哪裡來?但被秦懷道那句“唐人不可辱”震住,好男兒當如此,上前遞給女子一把戰刀。

“謝大人!”女子起身,鄭重接過。

下一刻,女子朝外走去,步伐虛浮,但執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