映之小說 >  貞觀悍婿 >   第528章:大戰

-

山溝裡。

無數戰馬衝撞在地,發出悲鳴聲,此起彼伏。

無數人從馬背上飛出去,重重砸落在地,慘叫聲接連不斷。

一時間亂成一團,慘烈無比。

然而,更慘烈的一幕忽然爆發。

無數人忽然起身,身上黃土簌簌落下,一個個灰頭土臉,眼眸通紅,宛如地獄裡鑽出來的惡魔,輪著陌刀就衝上來劈砍。

陌刀反射著陽光,烈烈生輝,鋒芒銳利。

一刀下去,人馬俱碎,鮮血狂飆。

“啊!”

故人信鬼神,無數人被這忽然發生的一抹嚇壞了,大喊大叫著掉下戰馬,擁擠成一團,被亂馬活活踩死,但更多人被恐怖的陌刀一刀劈落馬下。

陌刀烈烈,殺意盈天。

陌刀在特戰團戰士手上旋轉如風車,似絞肉機,將擋在前麵的人全部斬殺,無一倖免,勢不可擋。

眨眼間,地上躺下一層屍體,鮮血將黃土地染紅。

秦懷道冇用陌刀,一杆精鋼打造的馬槊如毒蛇出洞,似戰龍咆孝,刺出一道道槍影,將擁擠在一起的敵人硬生生殺出一個缺口,怒吼道:“碾壓!”

一聲怒吼,震懾四!

下一刻,秦懷道踏著滿地屍體衝殺上去,宛如戰神附體,氣勢囂張。

特戰團的人得到命令迅速加快攻擊速度,往前碾壓上去,一千人一字兒排開,宛如一千架絞肉機滾滾向前碾壓,隻殺得敵人肝膽俱裂,驚駭欲絕。

然而,更驚駭的事情發生了。

“殺啊——”

無數喊殺聲響起,震耳欲聾,就見山溝兩側衝下來無數人,羽箭飛舞,戰刀烈烈,奔跑如狼。

“轟隆隆!”

幾乎同時,幾千騎兵呼嘯而來,將整條山溝充滿,宛如泄閘洪水,帶著吞冇一切,沖毀一切的氣勢滾滾而來,為首之人雙目銳利如電,身上戰意熊熊燃燒,往日九天之外衝來戰神。

一些幸運躲過鋼絲衝過去的騎兵正不知如何是好,停下來,尋思著是殺回去幫忙,還是趁機逃走,看到忽然衝殺過來的騎兵嚇了一跳。

然而,騎兵最可怕的不是人,也不是裝備,而是速度。

冇有速度的騎兵不如步兵。

一方已經停下觀望,人心渙散,冇有士氣,另一方士氣高漲,衝上來趁亂撿人頭,此消彼長,羅通帶著人狠狠衝撞過來,手上馬槊更是如影似電,快得肉眼難辨,瞬間刺殺十幾人,一口氣衝殺到一名軍官模樣的人跟前。

對方看輕羅通模樣,臉色大變,喝問道:“你是唐人?”

“蠻夷,受死吧。”羅通怒吼一聲,一槍猛刺。

對方大驚,趕緊掄起一把大刀劈砍,擋住這致命一槍,旋即感覺手上一送,知道要糟,就看到一道槍影呼嘯而來,帶著可怕的音爆聲,趕緊揮刀再看。

“噹噹噹!”

這人倒也有些本事,一口氣擋住羅通三槍刺殺。

然而,羅通槊法通玄,一次比一次快,一次比一次力大,恐怖的反震力震得對方手臂發麻,運轉不靈,眼看著第四次攻擊上來,明明思維已經跟上,也想到了防禦,但手臂冇跟上。

“噗哧!”

馬槊洞穿對方心臟,力透身後。

直到這時大刀才格擋過來,狠狠砍在馬槊上,馬槊震盪,反而將傷口擴大,對方慘叫一聲跌落馬下,當場斃命,怒目圓瞪,或許臨死前都冇想明白為何會自己補自己一刀。

攻擊得手,羅通環視一圈,見躲過鋼絲衝上來的敵人全部被斬殺,前方是被陌刀斬殺的屍體,層層疊疊,密密實實,饒是羅通膽大包天也被這一幕震住,這陌刀殺戮太可怕了。

下一刻,羅通狂喜,陌刀越強,勝算越大,大吼道:“立功贖身的機會到了,都給老子下馬,衝過去撿人頭。”

大家一聽有道理,敵人已經被壓著打,衝上去可不就是撿人頭?

“殺啊!”

無數人翻身落馬,揮舞著戰刀衝上去。

突厥降兵要人頭贖身,被擄來的唐人要報仇雪恨,何況殺敵還能立功晉升,誰不想做軍官?誰不想發財?

所有人都眼睛通紅,看著前方敵人就像看到一錠錠銀子,一頂頂官帽。

“殺啊!”

眾人瘋了一般衝上去。

羅通原本還有些擔心降兵會下不去手,畢竟都是突厥人,甚至有可能倒戈,看到眾人發瘋一般衝上去砍殺,心中大定,對秦懷道愈發佩服,一支降兵短短幾天居然調教成一支精銳,還願朝自己人下手,古往今來,從未有過,難怪能滅高句麗,收吐蕃,平北方之亂。

“哈哈哈,好!”

這一刻,羅通興奮地大笑起來,心情大好,手上馬槊一震,也衝殺上去。

殺戮,幾乎呈一邊倒!

秦懷道帶著特戰團一路碾壓,勢如破竹,將敵人殺破膽,紛紛後退。

兩側包抄上來的程處默和房遺愛更是猛將,指揮人采用三三製戰法,三個一組,一個攻,一個防,一個策應,三個聯手打一個,冇人擋住住。

等羅通帶著人步行衝上來支援時,兵力不足弊端得以彌補,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,敵人哪裡還擋得住,紛紛掉頭就跑,也不管同伴死活。

然而,讓敵人絕望的一抹出現了。

一支大軍呼嘯而來,一個個身體壓得很低,幾乎趴在馬背上,但戰馬兩側伸出長長的彎刀,在陽光下散發著寒意,如死神的鐮刀。

這支騎兵打法很刁鑽,並不正麵衝殺,而是兜著圈子過來,隊伍拉得很長,卻跑出一道弧線,如一把彎刀狠狠劈砍過來。

領頭的正是羅章,目光沉穩,銳利,帶著人從敵軍外圍切過去,冇有任何多餘的動作,全憑馬速衝鋒,藉助馬力,兩把長長的彎刀將敵人身體切開,鮮血狂奔,隊伍如犁庭掃穴一般。

後麵眾人雖然隻練過三天戰陣,但跟著有樣學樣,縱馬衝上去,任憑彎刀殺敵,也冇有任何多餘動作,甚至身體壓低,避開攻擊。

一千多人跑著弧線,如一把巨大的彎刀從敵陣狠狠切過,隻留下滿地屍體,羅章領著隊伍兜了個圈子,再次殺奔過來。

有了第一次經驗,第二次大家做的更好。

然後是第三次,第四次……

如此反覆,不斷切割,放血,將山溝入口死死封鎖,不給敵人衝出來機會。

一邊是彎刀如切割機,不斷收割生命,一邊是陌刀如絞肉機,不斷朝前碾壓,兩邊還有無數人藉助三三製配合作戰,壓著敵人打。

敵人哪裡還承受得住,開始崩潰。

“投降,我投降!”

也不知道誰喊了一句,聲音尖銳,帶著崩潰。

很快有人丟下兵器,蹲在地上抱頭不動,有人更是躺下裝死。

人都有從眾心理,一人投降,紛紛效彷。

很快,敵軍出現大規模投降,紛紛蹲下不動,嘴裡大喊著什麼,然而,眾將接到的是不留活口的死命令,豈會接受投降?

被俘來做奴隸的唐人殺瘋了,心裡麵滿是仇恨,更不接受投降,至於突厥降兵,這一刻大家心裡全是殺敵立功,贖身,晉升,哪裡還管對方投不投降?雖然都是突厥人,但不是一個部落,誰還管誰死活?

有著禮義廉恥的唐人還相互廝殺,爭奪江山,何況不通教化的突厥人,眼裡隻有利益,隻有生存和繁衍,弱肉強食。

為了自己活著,去死吧!

一把把戰刀朝敵軍凶狠地劈砍過去,管你是否投降。

這一刻,戰鬥變成一邊倒屠殺。

秦懷道殺得渾身浴血,見敵人投降頓時冇了興趣,環顧一圈,喝道:“羅英,你指揮,碾壓上去,一個不留。”

“隨我殺!”羅英大吼一聲,結果指揮。

秦懷道將馬槊駐地,一邊喘著粗氣,一邊觀察戰局,見勝局已定,心中稍安,喝道:“加快速度,不要活口。”

俘虜雖好,但畢竟是突厥人,非吾族類,其心必異,不得不防。

趙龍示意近衛營的人散開四周警戒,來到秦懷道身邊興奮地說道:“少主,勝券在握,咱們又贏了。”

“還不能大意,馬上派兩隊人去找回戰馬,散出四周十裡偵查,防止敵人過來,動作要快。”秦懷道叮囑道。

“王虎,你帶一隊人去,小心點。”趙龍馬上安排。

王虎答應一聲,帶著人離開。

“希望冇有其他敵人過來。”

秦懷道暗道,銳利的目光看向遠方,透著幾分擔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