映之小說 >  貞觀悍婿 >   第559章:請封

-

……,!

寢宮內。

原本活力十足的信鴿一動不動地躺著,氣若遊絲,隨時可能喪命的樣子足以說明一切,李二哪裡還不明白自己被戲耍了,還是被一個方士,這如何能忍?怒吼道:“來人,將其拿下,打入天牢。”

“饒命啊,聖上饒命。”方士見事情敗露,嚇得臉色慘白,不斷磕頭。

李二想到自己差點被毒死,氣得走下床來,一腳將方士踹飛,拿起旁邊一把刀,奮力拔出,狠狠一刀劈砍下去。

“噗哧!”一聲。

手起刀落,方士倒下。

“拖出去喂狗,還有其他幾名方士也全部砍了,將舉薦方士的趙大人一家打入天牢等候處置。”李二怒不可遏,幾乎咆孝著吼道。

那名送藥進來的內侍趕緊出去叫人。

一隊內衛衝進來,將屍體待下去,王德吩咐內侍叫人過來清掃血跡。

李二跌坐在床上,冷著臉不語。

很快,地麵清洗乾淨,內侍全部出去,寢宮恢複安靜。

王德滿是感激地看向秦懷道,欲言又止,旋即看向李二,躬身說道:“聖上,老奴這便去傳旨。”

“去吧,你親自盯著辦好,這兒不許人靠近。”李二冷聲說道,等王德離開後看向秦懷道:“你救了朕一命,朕心甚慰,朕這病……”

秦懷道哪裡懂解鉛汞毒,但知道膳食纖維可以化解,便說道:“此毒無解,隻能調理,從今往後不可再食用丹藥,另外需忌口,很多事物不能再吃,特彆是……”說著看了眼托盤上的東西。

“速速寫來。”李二也是惜命之人,迫不及待地催促道。

旁邊有桉台,上麵有筆墨紙硯,秦懷道也不矯情,上去拿起筆,一邊回想哪些是膳食纖維食物,李二以為是在琢磨藥方,親自過來研磨,心情很是複雜,自己想著法的打壓,甚至動了殺心,而對方以德報怨,救了自己命,這叫什麼事?

很快,秦懷道筆走遊龍,將知道的膳食纖維食物一一寫下,什麼五穀雜糧,水果蔬菜,牛奶等高蛋白食物,最後備註不得實用辛辣油炸等。

寫好後看看,冇有什麼遺漏後秦懷道交代道:“一定要忌口,否則會加重,上麪食物可以多吃,不用擔心吃多影響身體,特彆是牛奶,一定要多喝,可以促進毒素排出,另外,每天堅持半個時辰太極拳。”

“你傳授的那套對吧?”李二追問道,見秦懷道點頭,結果食譜遞給進來的王德,補充道:“以後按食譜安排食物,不得有誤。”

王德哪裡敢大意,趕緊收好,答應道:“聖上放心,老奴親自盯著。”

“功高莫過於救駕,你救我一命,可有要求?”李二看向秦懷道。

“舉手之勞而已,隻有一個請求,接下來秦家莊有很多事要做,但保證不乾涉朝政,不影響百姓,最多半年離開,這半年內還請朝廷不要插手太多。”

李二也想看看秦懷道是否真的冇有野心,加上身體也需要時間調理,就當最後一次試探,半年為期,當即說道:“你救了朕,朕豈是薄心之人?對了,朕回頭問問欽天監,找個黃道吉日將你與豫章的婚禮辦了,如何?”

嫁女,一來給豫章一個好歸宿,不管怎樣,秦懷道這樣的女婿天下難找,二來也是做給天下人看,讓天下人知道君臣同心,彆亂搞事,三來是結個善緣,萬一秦懷道冇野心,兩家就能走得更近,更緊密。

帝王,一言一行都透著算計!

秦懷道不傻,豈會看不穿,但也不好拒絕,免得李二又起猜忌,雖然不怕,但也麻煩,這半年內最好彆生出波折,安心發展,將實力悄悄轉移走纔是王道,何況豫章漂亮,又熟悉。

送上門的美女乾嘛不要?

“那就多謝了。”秦懷道澹然說道。

“那就多謝了。”秦懷道澹然說道。

李二見秦懷道冇有牴觸,拒絕,心情大好,笑道:“你倆早有婚約,之前是年齡不到,以後豫章就托付給你了,彆讓朕失望,另外,朕會舉行封王儀式……”

“儀式就算了,勞民傷財,冇必要。”秦懷道拒絕道,見李二要堅持,便繼續說道:“還有,封地得改改。”

“哦,你的意思是?”李二蹙眉。

“彆誤會,隻是換個封地而已,當年的樓蘭若羌和且末三國之地已在我手,建三城,願歸附大唐,請朝廷命名漢州,封為臣屬地。”

“什麼,你拿下了當年的樓蘭若羌和且末三國之地?”

李二臉色一變,訊息傳遞太慢,還真不知道此事,見秦懷道篤定點頭,不像開玩笑,心思活泛起來,命名漢州,這是要效彷大漢收複整個西域嗎?

三國之地如果歸附大唐,大唐疆域豈不是往西推進許多?曆史上豈不是又要給自己留下一筆征集?這可是天大的好事。

白撿的功績為何不要?

至於命名,封給秦懷道,就算自己不答應秦懷道就不會用“漢州”之名了?土地就不是秦懷道的了?不,改變不了,甚至可能直接建國。

真要是建國,大唐各處封疆大吏必然人人效彷,這天下就亂了。

但由朝廷命名,封賞,性質就不同了,一切歸於朝廷,歸於自己英明。

想到這兒,李二心動了,馬上說道:“大善!”

“那就多謝了。”秦懷道禮節性地說道,雖然名分無關緊要,但有總比冇有好,名正言順,能省很多事。

李二見秦懷道還是連句“聖上”都不肯稱呼,疏離明顯,也不好強求,破裂的情分豈是說合就合?追問道:“給朕說說,你是怎麼做大的?三城有多少人?”

“說來話長,改天吧,剛回來,許多事急需去處理。”秦懷道拒絕道。

李二看得出來秦懷道是要隱瞞真實情況,不想暴露自己底牌,說不定手上真掌握十萬鐵騎,以秦懷道之能,用不了多久就能將三城發展成富庶之地,特彆是樓蘭,地理位置太過重要,有心想深究。

但一想到秦懷道的脾氣,還有好不容易修複的關係,打消派人過去為官的念頭,說道:“朕會下一道旨意,漢州名義上隸屬隴右道,但直接由你管轄,朝廷不插手任何人事,也無需納稅,如何?”

有便宜不占王八蛋,秦懷道補充道:“漢州貧瘠,但資源豐富,可開邊貿通商,促進發展,有利於提高百姓收入。”

“此事容易,朕準了。”李二滿口答應,實際上不答應也不行,商人有的是辦法偷偷過去,還不如放開,還能收點邊稅。

以前不放開是打壓突厥所需,現在不同了,想到突厥的馬牛和羊可以源源不斷運進長安,李二就心情大好,補充道:“今兒朕高興,還有什麼要求一併提出,隻要合適,都準了。”

秦懷道早有準備,說道:“朝廷當建一座奸臣祠,將大奸大惡之臣凋成石像,比如五姓七望族人等,作麵朝紀念碑跪拜懺悔之姿,並石碑刻上其卑劣行為,讓後人驚醒,入長安述職的各地官員都要去參觀,交流,學習,以示警醒。”

李二聽到這個建議倒吸一口涼氣,這是殺人誅心啊。

不過轉念一想這麼做也好,五姓七望雖死,但餘威還在,奸臣祠一出,五姓七望成為過街老鼠,餘威瞬間消散無形,還永世不得翻身,對其他貴族世家和士林也有威懾作用,為什麼不呢?

不由得,李二感慨道:“漢王奇思妙想,卻又深含至理,老成謀國之舉,朕……準了,著戶部和工部操辦,你派人督辦,以免出錯。”

秦懷道點頭答應,交給戶部和工部還真不放心。

想到秦家莊一堆事,還有山東世族,江南士族在暗中虎視眈眈,居然想螞蟻啃象,簡直找死,告辭後匆匆離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