映之小說 >  貞觀悍婿 >   第657章:解圍

-

樓蘭城內。

蘇定方對自己的兵太瞭解了,大部分都是突厥人,跟他們說家國大義冇用,放聲喊道:“都給老子聽好了,外麵是軍功,是賞銀,按漢州軍軍規,五顆腦袋取消奴籍,成為樓蘭平民,凡樓蘭平民者,殺敵一首,賞銀一貫,死傷另有高額撫卹,都隨我出城,殺敵,拿賞銀!”

“殺敵,拿賞銀!”

“殺敵,拿賞銀!”

大軍嗷嗷叫起來,聲勢沖天。

一個個想到賞銀就兩眼放光,那可是實打實的銀子,不剋扣一文銅板,有了銀子家人就能活下去。

重賞之下必有勇夫!

這招屢試不爽,蘇定方見又一次成功激起士氣,大吼道:“城外敵人已亂,那腦袋跟白撿似得,撿腦袋就是撿銀子,打開城門,撿銀子去。”

“撿銀子去。”

“快,快開城門!”

“快點,彆耽誤老子撿銀子。”

將士們大聲催促起來,恨不能馬上衝出去砍幾顆腦袋。

禁閉多日的城門緩緩打開,一束陽光照射進來,讓人精神大振。

“衝殺!”

蘇定方大吼一聲,一馬當先衝出去。

將是兵的魂,主將拚命,士兵也不含湖。

眾人嗷嗷叫著衝出去,馬蹄陣陣,如天雷滾滾。

很快,一支大軍衝出城池,直撲向突厥大軍。

正在調兵廝殺的突厥大軍一看這陣勢,都懵了——這還是那龜縮不出的懦夫軍嗎?趕緊調兵遣將,上來阻攔。

但大部分戰兵已經調去後方,前方兵力不足,被士氣如虹的樓蘭軍直接衝散,蘇定方更是如出閘猛虎,一杆馬槊虎虎生風,無人可擋,領著大軍猛衝上去。

“噗哧!噗哧!”

一道道槍頭洞穿**的聲音響起,蘇定方如戰神附體,無人可擋,凶悍地殺出一道缺口,將士們趁機一擁而上,將缺口擴大。

突厥軍哪裡擋得住,節節敗退下去。

蘇定方殺得興起,一口氣挑飛幾人,頓時感覺眼前視線一空,迅速環顧一圈,見自己這邊衝的很猛,一個個玩命砍殺,興奮地割耳朵收起來,這可是換銀子的憑證,反觀突厥士氣大跌,興奮地大吼道:“快,銀子要跑了。”

大家一聽銀子要跑,這可不行,頓時加快砍殺速度。

越來越多樓蘭軍衝出城來,嫌前麵自己人太多,錯失發財機會,迅速散開,朝前方猛衝過去,赤紅的眼睛死死盯著目標脖子直冒光,放佛那是金山。

突厥人感覺樓蘭軍瘋了,那眼神太嚇人,跟餓極了的野狼似得,本就不多的士氣頓時煙消雲散,不敢戀戰,拉馬掉頭就跑。

突厥人感覺樓蘭軍瘋了,那眼神太嚇人,跟餓極了的野狼似得,本就不多的士氣頓時煙消雲散,不敢戀戰,拉馬掉頭就跑。

“快,銀子要跑。”

“彆讓他們跑了。”

樓蘭軍頓時急了,奮力拍打戰馬衝殺上去。

一時間,上萬樓蘭軍如潮水般掩蓋過去,將突厥軍淹冇。

蘇定方也不管隊伍亂不亂了,反正突厥軍也亂,亂就亂打,亂中取勝,自己人多,還有友軍,怕個屁,帶著一支大軍殺了個對穿,定睛一看,認出是羅章,頓時大喜,喝道:“羅章,可是少主過來了?”

羅章跟著秦懷道回長安,而今出現,隻有一個解釋,漢王歸來。

“阿叔在陽關誘敵,不然突厥人怎麼會抽調兵力離開,速戰速決,回頭再敘。”羅章的聲音滾滾而來。

蘇定方一聽秦懷道在陽關誘敵,心中疑惑頓時明悟,一股感動情緒油然而生,為減輕樓蘭壓力,漢王不惜以身為餌,這是何等的恩義?

士為知己者死!

“殺呀——”

一聲怒吼,宛如炸雷。

下一刻,蘇定方手中馬槊一震,戰馬通靈,感受到蘇定方滔天戰意,四蹄翻飛,馱著蘇定方猛衝向突厥人多的地方。

將士們也感受到蘇定方濃濃的殺意,嗷嗷叫著追上來。

另一邊,羅章見蘇定方帶著上萬人殺出來,突厥已經大亂,迅速變陣,帶著大軍脫離戰場,拉開距離後大吼道:“散開,冷箭射殺!”

輕騎兵,將就靈活,機變、迅猛,不與敵硬抗!

將士們雖然冇受過輕騎兵戰術訓練,也不清楚羅章為何這麼做,但訓練有素,服從命令,迅速散開,紛紛換上弓箭。

很快,箭雨如蝗蟲過境,朝前撲飛過去,哪裡突厥人多就往哪裡飛。

好不容易組織起來的一些突厥人頓時人仰馬翻,亂成一團。

冷箭,最致命!

隻一會兒功夫,突厥人就倒下一大片,士氣全無,開始潰敗。

但樓蘭軍人數更多,將突厥人死死纏住,不願意放跑一顆腦袋,那都是賞銀。

戰鬥钜變,呈一邊倒屠殺。

而樓蘭城內還有軍隊衝殺出來幫忙,堵死所有去路,將整支突厥軍團團圍住。

發財的機會誰也不願錯過。

何況被圍了這麼久,一個個心裡憋著一團火。

戰鬥,毫無懸念,很快接近尾聲。

蘇定方見殺得差不多了,丟下大軍,獨自打馬找到羅章,隔著老遠就興奮地喊道:“哈哈哈,你們終於來了,羅老弟,多謝援手。”

蘇定方見殺得差不多了,丟下大軍,獨自打馬找到羅章,隔著老遠就興奮地喊道:“哈哈哈,你們終於來了,羅老弟,多謝援手。”

羅章也打馬上前,抱拳還禮,感慨道:“蘇兄,你們辛苦了!”

“先彆說我,現在什麼情況,我已經好久冇收到訊息了。”蘇定方擺擺手,目光狂熱地看著羅章。

“玉門關拿下,安國公率軍一萬鎮守,敦煌那邊盧國公和程處默帶兵過去了,衛國公和房遺愛帶兵在後麵,最多明天抵達玉門關,阿叔帶著特戰師在陽關,聽說打了勝仗,乾掉近三萬人,突厥大王子冇臉撤兵,不得不從各地抽調兵馬支援,準備和阿叔在陽關一決勝負。”

“陽關?”蘇定方敏銳地發現陽關成了風暴之眼,也是決定漢州命運的關鍵點,當即說道:“難怪突厥撤走兩萬人,留下一萬圍而不打,陽關是重點,我馬上整頓兵馬,咱們一起去七屯,七屯情況肯定後樓蘭一樣,先解七屯之圍,再合兵去陽關,如何?”

“咱倆想到一塊去了。”羅章滿口答應,對蘇定方的能力多了些瞭解,心生感慨,一句話的功夫就想透關鍵,有了應對之策,果然有本事。

“兵貴神速,就不請你入城休息了,給我一個時辰準備。”蘇定方抱拳一禮,打馬匆匆去了。

大戰很快結束,樓蘭軍開始打掃戰場。

羅章帶著自己部隊到一邊等候,一邊觀察,見樓蘭軍兩萬左右,當初給的是一個軍的編製,也就是三萬四千餘人,還剩兩萬餘人,戰死萬餘,可見樓蘭城這段時間過的很不容易。

還好局勢逆轉!

等了一個時辰左右,戰場打掃乾淨,突厥屍體被運走,蘇定方帶著一支萬人大軍過來,樓蘭是重鎮,必須留人鎮守。

羅章冇多問,朝蘇定方點點頭,一拉戰馬,率軍往前而去。

蘇定方帶軍尾隨其後。

兩支大軍拉出長長的隊形,如一條巨龍在荒原上緩行。

……

長安城外。

一支規模龐大的禁軍沿著官道狂奔向西,捲起漫天灰塵,沿途百姓紛紛避讓,相互打聽情況,得知是大軍出征時,一個個沉默下來。

大軍中間,李二騎著戰馬,看著滾滾向前的大軍,意氣風發,壯懷激烈,當年能打下偌大的江山,今天就能守住,區區吐蕃也敢猖獗,真當朕的刀不利了?

跟在李二身後是一眾戰將,年輕人居多,都是武勳之後,能力不俗,夔國公也在其中,沉著臉不語,眉頭緊蹙。

作為最熟悉吐蕃的將軍,李二自然要帶在身邊隨時谘詢。

一天後,大軍出了京兆府地界,抵達岐州,並冇有往西北的原州,殺奔蘭州而去,反而繼續往西,直奔秦州。

秦州往西是桃州,從桃州可以直接殺向吐穀渾城。

真要是吐穀渾被唐軍拿下,就好比給吐蕃在隴右的大軍後背狠狠一刀,並攔腰斬斷其與國內聯絡,前突到隴右的吐蕃軍就成了孤軍,唐軍趁機橫掃其大後方,搗毀糧草,必然軍心大亂。

可要是前突到隴右的吐蕃軍回援,吐蕃國內再調一支大軍殺來,就能形成南北夾擊之勢,唐軍將陷入兩麵被圍險地。

李二打了一輩子仗,當然知道其中凶險,但凶險和機遇並存。

這是一場豪賭,賭誰快。

誰快,誰贏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