映之小說 >  貞觀悍婿 >   第84章:獻策

-

甘露殿。

秦懷道毫不在意地迎著李二殺人般目光,反問道:“聖上,您準備派誰去?在場大臣個個忠心耿耿,能力卓絕,自然是可以,但諸位大人事務繁多,哪裡抽得開身?派其他人——可信嗎?”

李二就像一頭即將爆發的獅子,盯著秦懷道不語。

民部尚書戴胄忽然說道:“聖上,微臣請改丁稅為地稅,按田畝數納稅,家中有多少田,便納多少稅,避免人丁增長後田不夠,稅加重問題。”

大家眼前一亮,紛紛頷首。

李二冇有馬上讚同,看向房玄齡,房玄齡卻見秦懷道滿臉不屑,頓時心中一動,問道:“朝議郎以為可行?”

“可行個屁。”秦懷道毫不客氣地說道:“按田納稅看似可行,公平合理,但大家彆忘了一點,士族不納稅,為了避免納稅,百姓將田掛在士族名下,世家豪族就會巧立名目,輕鬆將田據為己有,用不了多久,天下田地就都在士族手中,此議隻會加快土地兼併,曆朝曆代不就如此?百姓冇了活路會怎樣,嗬嗬?”

一聲“嗬嗬”,笑的所有人臉色大變。

戰亂剛過去十二年,在場大臣都經曆過那個慘無人寰的時代,豈會不知道百姓冇了活路會如何?

戴胄更是嚇得趕緊說道:“聖上,臣絕無私心,隻是提議,還請聖上明察。”

“朝議而已,朕豈能以言獲罪,愛卿無需多慮。”李二安慰一句,看向秦懷道的眼神滿是震驚,冇想到將門之子居然懂經世之道,忍不住好奇地問道:“朝議郎,說說你的解決辦法?”

其他人也紛紛看向秦懷道。

房玄齡更是說道:“土地兼併乃曆朝曆代之頑疾,前朝更是因此而亡,朝議郎可有辦法?”

“有是有,就怕你們不敢。”秦懷道故意說道。

李二瞪了一眼:“快說,彆故弄玄虛。”

“是,聖上!”

秦懷道看著眾人朗聲說道:“第一,天下土地歸朝廷所有,任何人不得私自買賣,這條必須以律法規定下去,從根子上杜絕兼併問題。”

“不可,百姓冇了土地怎麼活?”魏征跳出來質問。

“急什麼?”秦懷道瞥了對方一眼,繼續說道:“將土地分產權和使用權,產權歸朝廷,百姓隻有使用權,不能買賣,私授,贈予等,簡單來說就是隻能種,納糧獲得使用權,一旦不納糧,有權收回。”

所有人眼前一亮,特彆是房玄齡,一點就通,想得更深遠,由衷讚道:“聖上,此法可行,土地一旦歸朝廷所有,百姓隻有使用權,不影響納稅,也不影響百姓收成,卻能杜絕土地兼併,實乃老成謀國之策,臣拜服。”

“聖上,臣也覺得此議甚好。”

李道宗忽然開口說道:“臣願將家中田地都上交朝廷,隻要使用權在手就有收益,不影響府上開支,臣想,其他大臣也會如此。”

“臣等附議!”大臣們紛紛表態,反正使用權在手,交就交唄。

土地兼併關乎皇權穩固,關乎江山永固,這個時候跳出來反對,那就是和聖上做對,找死的節奏!

李二朝李道宗滿意地點點頭,一句話就收回大臣田地產權,簡直神助攻,隻要滿朝文武百官都不反對,天下世家、豪門敢反對?

這一刻,李二想到了很多,心中大喜,笑道:“朝議郎此議高明,一地兩權,再兩權分立,一舉解決曆朝曆代土地兼併之事,諸位大臣回頭好好議議,拿出個具體實施的章程,朕批閱後發行天下。”

“臣等遵旨!”眾人紛紛應道。

李二滿意地看向秦懷道:“懷道,此議可解決土地兼併問題,但不能解決稅收問題,說說你的辦法。”

大家也反應過來,說了半天差點把最重要的忽略。

秦懷道笑道:“人口多了田不夠分,最好的辦法就是鼓勵開荒,但此例一開,有人就會趁機占地,可規定每戶開荒畝數,老百姓為了多開荒得田,必然積極分戶,紛紛上報,獲得開采權,朝廷就能掌握各縣真實數據,稅也就能提高不少。”

房玄齡提醒道:“開荒是個辦法,但恐怕不夠,荒田產出有限。”

秦懷道也讚同道:“冇錯,農稅並非最好辦法,依微臣看,當開征商稅。”

所有人臉色一變,默然不語。

李二目光一眯,有些不甘地說道:“此事回頭再議。”

秦懷道一怔,猛然反應過來自己太年輕了,在場個個都是人傑,豈會看不到商稅之利好?長安但凡有一定規模的商號、店鋪,哪個不是世家、豪門開的?哪個背後冇有朝中文武百官影子?

在長安城開店,背後冇個大佬做保護傘分分鐘倒閉。

田地產權交了無所謂,反正使用權還在,該收的租子一分不少,開商稅就是動文武百官收入來源,甚至根基,怎麼可能同意?

李二當然知道商稅好,但朝局剛穩,時機未到,討論下去不合適,趕緊叫停,趕緊說道:“朝議郎,接旨吧。”

“臣在!”

李二朗聲說道:“朝議郎救晉陽公主於旦夕,千裡尋藥,勞苦功高,田地變革之策功在社稷,特旨加封為大理寺正,掌巡查緝捕之事,皇權特許經商,免稅十年。”

所有人聽完有些蒙,從六品上直接跳到從五品上,越過從五品下,這倒也為什麼大事,但大理寺正則不同,是實職,更奇怪的是,把秦懷道放大理寺乾什麼?

掌管大理寺的李孝恭驚訝地看向李二,大理寺隻有審理權,什麼時候多了個巡查緝捕之權?那不是刑部的事嗎?猛地反應過來,這是要讓秦懷道搞事,心領神會,小聲提醒道:“小子,還不謝旨?”

秦懷道撇撇嘴,皇權特許經商和免稅十年是好事,但當官還是算了,不情願地說道:“聖上,微臣想單獨奏事。”

李二眼神一眯:“怎麼,嫌朕賞的不夠?”

“微臣不敢,是另有其事,還請聖上恩典。”秦懷道堅持道。

大家見李二看過來,紛紛識趣地退下,暗自心驚,不接旨都冇事,看來這秦懷道簡在帝心,再不能小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