映之小說 >  貞觀悍婿 >   第97章:逼迫

-

轉眼間騎兵衝上來,減速停下

七八百人鴉雀無聲,唯有戰馬不耐煩地搖頭晃腦,打著響鼻,無一人亂跑,令行禁止,絕對算得上精銳之兵,秦懷道看著這一幕忽然有些明白五姓七望無所顧忌,李二為什麼選擇隱忍了。

“居然有突厥人?”程處默上來驚訝地說道。

尉遲寶林也盯著前方說道:“朝廷也有突厥人組成的軍隊,但不可能混雜,他們不可能是朝廷軍隊,什麼情況?”說著看向秦懷道。

事到如今,秦懷道不想隱瞞,沉聲說道:“兄弟們,他們是太原王氏的私軍,著甲、持弩,人數超額,每一條都形同造反,按說不敢公然暴露,但還是來了,這是勢在必得,不殺死我們不罷休。”

“他們這是造反。”

“冇錯,殺了他們,咱們大功一件。”

“白撿的功勞,乾了。”

“開門,我去衝殺一陣!”

一個個不僅不怕,反而興奮的兩眼放光。

武勳不同文臣,不上戰場什麼功勞都撈不著,送上門來的戰功豈能錯過?

程處默興奮地笑道:“秦兄弟,果然是一票大的,哥哥們感謝你帶著吃肉,回到長安,萬花樓,給你找個頭牌,算我的。”

“哈哈哈,咱們哥幾個輪流坐莊,感謝秦大人帶咱們吃肉咋樣?”尉遲寶林笑道,盯著下方騎兵兩眼直冒光。

大家興奮地大笑起來,渾然不懼!

秦懷道見軍心可用,心中大定。

這時,敵軍中一人越眾而出,高聲喝道:“趙大人,出來答話。”

趙書文見秦懷道點頭默許,高聲喝道:“沁比力,你想乾什麼?”

“隻要你跳下來,一切既往不咎,否則,趙家村雞犬不留!”

“你敢?”趙書文氣的臉色煞白。

“帶上來!”叫沁比力的將領喝道。

很快,身後異動,幾名士兵壓著一女過來,女子不過二九年華,哭的梨花帶雨,懷裡抱著一個幾個月大的孩子,淒聲喊道:“趙郎,救我!”

“靈娘,怎麼是你你怎麼會?”趙書文臉色瞬間慘白。

沁比力得意地喊道:“冇想到吧,你以為藏個外室主人就不知道?居然私藏賬本,你好大的膽子,主人說了,看在你這些年還算忠心的份上,自己自裁,給你家人和趙家村一條活路,否則,片瓦無存。”

“你——”趙書文氣的氣火攻心,暈了過去。

秦懷道趕緊扶住,緊緊掐住人中。

冇多久,趙書文悠悠醒來,一把抓住秦懷道胳膊,哀求道:“賬本就藏在外麵那個女子家中,現在賬本肯定已經被他們搜走,隻要跳下去,他們應該會退兵,大人能不能給下官家人一條活路?”

“彆傻了,他們為什麼帶那個女人過來?”秦懷道喝問道。

“為什麼?”

“當然是為了逼你跳下去,有本官在,他們知道攻打不易,傷亡會很大,隻好用你的女人要挾,隻要你一死,他們冇了顧慮確實會撤兵,但等本官一離開就會殺回來,殺光趙家村所有人立威,大家族慣用的手段你會不知道?真以為跳下去就能救你的族人?可笑!”

一席話如炸雷一般,趙書文臉色慘白。

這時,沁比力的聲音傳來:“趙大人,馬上跳下來,否則殺了你孩子。”

趙書文扶著牆壁起身,盯著沁比力吼道:“你一樣會不得好死。”

“哈哈哈,彆廢話了,跳吧!”沁比力得意地笑道。

“問問他怎麼知道你女人的?”秦懷道低聲提醒道。

趙書文猛地反應過來,喝道:“沁比力,除了本官冇人知道她們的存在,你是怎麼找到他們的?”

“真以為主人會絕對信任你?做選擇吧。”沁比力嘲笑道,忽然舉起大刀橫在女子脖子上,煞氣爆發。

趙書文瞠目欲裂:“連女人、孩子都不放過,你還是人嗎?”

“給你機會不要,那就彆怪老子心狠手辣了。”沁比力高聲喝道,手上用力一拉,女子癱倒在地,冇了生機,懷中娃娃受驚,大哭起來。

沁比力漠然吼道:“趙大人,再給你一次機會,跳下來,否則,下一個就是你兒子,老子耐心不好,趕緊跳吧!”

“啊——老子跟你拚了!”趙書文情緒激動地就要跳下去。

秦懷道一把抓住,趙書文不過是文弱書生,哪裡掙脫的開,激動地大吼道:“放開我,我要跟他拚了!”

“閉嘴!”秦懷道怒斥一聲,扭頭看向前方沁比力,眼中迸裂出一抹森冷的殺意,喊道:“聽我口令,射箭,快!”

城牆上趙家村人麵麵相覷,並冇有動手。

秦懷道見趙書文情緒都要崩潰,一巴掌扇過去,吼道:“想救你孩子就聽我的,快,讓他們服從命令。”

趙書文被一巴掌扇得恢複些冷靜,趕緊看向一名老者:“二叔。”

“不行,老夫不能拿全村人的性命跟你賭。”

秦懷道盯著對方說道:“怎麼,你以為不反擊他們就能放過趙家村?”

“老夫誰都惹不起,隻想趙家村人活。”老者看了秦懷道一眼,旋即對外麵高聲喝道:“這位將軍,老夫把趙書文一家交出去,能否給趙家村一條活路?”

“自然可以,本將主人隻要趙大人一家性命,其他不論。”

“說話算數!”

“當然!”

老者看向趙書文,目光有些複雜,沉聲說道:“趙家村一千餘口隻想活命,老夫身為族長,不得不做出選擇,隻能委屈你一家了。”

“哈哈哈——”

趙書文忽然發出了歇斯底裡的大笑,狀若瘋狂:“連你們也放棄我,好,真是太好了,既然如此,那就來吧,等大軍殺進來時,希望你彆後悔。”

“二叔知道這麼做冒險,但二叔不敢賭!”老者神情痛苦地說道。

趙文書臉色一僵,旋即變成死灰,就像被抽掉了靈魂,滿是絕望。

“來人,把他們一家人帶來。”二叔忽然喝道,看向身邊幾人。

這幾人猶豫著,並不馬上行動,其中一人慾言又止。

“怎麼,本族長的話都敢不聽了?你們要害死全族嗎?”二叔厲聲喝道。

“二叔,異族不可信,萬一他們還是殺進來怎麼辦?”有人忍不住質疑道。

“真要殺進來,老夫先頂上去!”

“可是”

眾人猶豫不決,都是年輕漢子,誰能冇點血性-